Ctrl+D收藏此页 下賤的淫奴妻(財經系的系花) [5/8]

「X濤的哪個女人不和他們混?他們三個經常共享女人玩的。」女孩也冷笑著對我說,她的表情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像是在嘲笑什麼。

也許是她的表情觸動了我,我的心突然沒來由的跳了一下,一個揮之不去的念頭浮上腦海,其實我剛才已經隱隱有這個感覺了,只是一直故意忽略它,但此時這個念頭越來越強,越來越清晰。

女孩見我欲言又止的樣子,繼續冷笑說:「你是想問你老婆有沒有和他們玩過吧?說老實話,我沒見過也不知道,但鐵蛋給我提過,X濤曾經帶個銀行的女人和他們一起玩,他說那個女人特漂亮、特有氣質,是他這輩子玩過最漂亮的女人……」

「夠了,你可以走了……」我喝斷了她的話。

她也不以為意,拿了張紙片寫了幾筆,放進我的胸袋,說:「我叫X靜,這是我的電話。你剛才還是蠻不錯的,有空記得找我啊!」

(從下面開始,用「靜」表示,老寫「那女孩」、「那小子」的我都煩了)

靜走了後,我一個人枯坐在沙發上,腦子裡渾渾噩噩的,一口接一口的猛吸煙,好像這樣才能讓我清醒一點,我真沒想到會在這裡聽到妻子的這種消息。

「X濤曾經帶個銀行的女人和他們一起玩」靜的這句話反覆出現在我腦中,每次都讓我的心一陣陣抽痛,我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妻子會如此淫亂,我想起我們第一次時她的羞澀,想起我創業時她對我的支持和鼓勵,想起她對老人的照顧孝敬,想起女兒對她的依戀。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做?我很想馬上打電話質問妻子,拿起手機時又一個念頭掠過我的大腦,也許靜在說謊,她被我和阿力輪姦,我又拿著她的裸照和光盤,心裡恨我,所以故意說了這些來刺激我。我像是落水人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不停地強迫我自己這樣想。

但就連我自己也覺得這個理由太牽強,我又想到靜說的那個鐵蛋,去找他問問不就清楚了?

我離開X濤的家,開車去了靜說的那個證券公司,離開前我又仔細地搜索了一遍他的家,確定沒有妻子的其他東西留下,又將他櫃子裡的女人內衣和色情光盤全燒了,妻子和靜的裸照和光盤也都帶走,怕他計算機裡還有存盤,我將他的計算機硬盤也砸碎帶走。

到了證券公司前台一打聽,證券公司確實有鐵蛋這個人,我站在遠處打量著這個人,除了姓鐵,他的形像完全和「鐵蛋」扯不上干係,個子不高,乾乾瘦瘦的,臉色有一種病態的青白,一看就是縱慾過度的樣子。

我一直等到他下班,看著他上了公交車,開著車一直跟著他到了靜說的那個小區,看著他進了單元樓,從樓道孔洞中看著他進了三樓的一間房內。我把車子停好,先去附近吃了一頓飯,中途妻子又給打電話,我沒接,我現在不想聽她的聲音,給她發了個短信叫她不要再打電話,我做完事自己會回去。

我吃完飯時天已經黑了,家家戶戶都亮起了燈,鐵蛋那個屋子也是一樣,我到汽車後備箱裡取出以前買的棒球棍,這年頭殺人搶車的太多,很多有車族都有類似的防身武器。

沈甸甸的棍子握在手裡,我心想不知道X濤那小子在不在這裡,要在的話我一起狠狠修理。對這點我還是有把握的,中學時就和阿力一起經常幹架,讀大學時還特意練過一年跆拳道,至少那乾瘦「鐵蛋」我不會放在眼裡。

我瞅著四周沒人,摸著進了單元樓,樓道的路燈全是壞的,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不過正好方便我做事。我敲了敲鐵蛋的門,他在門內問了兩聲,過了一會兒,門開了一條縫,我等得就是這個機會,一腳踹開了門,對著他腦門狠狠一棒,這傢夥直接暈倒在地。

我進去鎖上門,也是一個兩室一廳的小戶型,裝修得一般,電視機開著,桌上還有一碗沒吃完的快餐面。我搜索了一下,屋內只有他一個人,我不禁有些失望,找來繩子把癱在地上的鐵蛋捆在椅子上,想了一想又找了件厚實的黑布衣服蒙住他的頭,提了桶水澆在他頭上。

鐵蛋「啊氨兩聲醒了過來,發現自己的處境,立刻驚恐地大叫起來,我對著他的大腿狠狠揍了兩根,寒聲說:「再叫我廢了你的腿。」

鐵蛋痛得直哼哼,卻是不敢再叫了,哭著說:「大哥,我沒得罪你啊!你要什麼儘管拿,我臥室抽屜裡有兩存折,裡面有幾千塊錢,你要就只管拿走,密碼是12345,你別打我啊!」

「他媽的!什麼「鐵蛋」,明顯一軟蛋。」我心裡暗道,拉了張椅子在他背後坐了下來。

「我問你幾件事,你給我說實話,不然我打斷你的腿!」

「大哥,你問,你問,我一定說。」鐵蛋忙不叠地說。

「你和X濤是不是很熟?」

「是,是的,我們是一個寢室的室友。」

「他現在在哪裡?」

「我不知道,我們有半個月沒見了。」

「是不是不想說?」我對著他的肩膀就是一棒。

「哎呀!大哥,真的是這樣,最近金融風暴,我們公司忙得很,我不知道他在哪啊!」鐵蛋痛得直擺頭,我看他的樣子不像是裝的。

「我再問你,你和X濤還有一個叫勾子的,是不是經常在一起玩女人?」

「嗯,是,是的,在學校時我們三個很要好,有一次X濤提起大家一起玩的事,開始我們還以為他是開玩笑,可沒幾天他就帶來了他女朋友靜,我們一起去賓館開了房間。從那以後,我們四個就常常在一起玩,後來畢業了,也是這樣,有時X濤和勾子還會帶一些其他女人來,大家都這樣習慣了。」


鐵蛋的話讓我的心直往下沈,我猶豫了一會兒,終於下了決心,接著問道:「X濤有沒有帶過一個……一個銀行的女人來?」

「有,有過一個,X濤在銀行工作,認識很多銀行女人。大哥,你為什麼要問這個?」

我直接狠狠的在他另一個肩膀上揍了一棒:「叫你說就說,再廢話我打爆你的頭!」鐵蛋又是一陣壓抑的痛哼。我等他平復了一些後,繼續問道:「那女的長什麼樣?」

鐵蛋不敢再囉嗦了:「那女的是他們主管,長得很漂亮,個子高高的,身材很好,皮膚很白。聽X濤說,她是結了婚的,老公經常不在,後來就被X濤把上了。」

我聽到這裡就覺得腦子裡「嗡」的一聲,差點沒握住手裡的棒球棍。

「說下去,你們是怎麼勾搭上的?」我咬著牙說,聲音簡直像是從牙齒縫裡擠出來的一樣。

「有一次,我和勾子去銀行找X濤,看見他們的那個女主管長得實在漂亮,就忍不住多看了幾眼,X濤下班和我們喝酒,就問我們想不想上她?我們就笑他胡說,X濤很得意,他說要不了多久就可以了,讓我們耐心等等。

後來隔了幾個月,X濤又和我們說起這事,然後有一天我們唱K,X濤把那女的叫來了,當時我們就想在包房裡把那女的輪了,誰知那女的變卦,找借口跑了,我和勾子笑X濤沒面子,他很生氣,就說要重新找個機會玩那女人,還說到時候找個好地方,不限時間,一定讓我們玩個痛快……」

我默默地聽著,感覺自己心在滴血,捏著棒球棍的手指用力得發白。

「大哥,你在聽嗎?」鐵蛋半天沒聽見我的聲音,試著問了句。

我直接走到他的身前,對著他的左膝蓋就是狠狠一棒,我彷彿聽到「喀嚓」的骨裂聲。鐵蛋驚天動地的大呼起來,我把電視機的聲量調到最大,蓋住他的慘呼聲。

等他好半天後緩過氣來,我對他說:「你詳詳細細的把怎麼弄那女人的過程講出來,我不說停不準停,說得不好不細緻也不行,明白嗎?

」我的聲音聽上去很平靜,但透著一股逼人的寒意。

「明白,明白,我說,我說。」鐵蛋帶著哭音的繼續說了下去。

「那次卡拉OK的事後,隔了半個多月,X濤有個週末給我打電話,說叫上我和勾子去密雲的渡假山莊玩,還說那女的也會去,我們一聽就知道怎麼回事。勾子借了輛車,我們接上那女的,X濤讓我們和那女的坐後排,他在前面開車。

我和勾子知道X濤是故意的,車上了高速公路後,我們就抱著那女的,勾子摸她的下面,我摸她的上面,那女的開始還裝樣子不願意,可到後來卻騷得不得了。我和勾子脫了她的裙子,把她夾在中間,一人一隻手摳她的騷屄,那女的高潮不斷,尿都噴到前面駕駛台上,後來我和勾子忍不住了,叫X濤找了個地方停下車,在車上就先輪了她一次。

後來到了山莊,我們只開了一個房間,晚上吃飯時X濤給那女的屄裡塞了個跳蛋,那女的吃飯的時候兩腿都在不停地磨,回房間後我們又給她喂春藥,那女的後來發浪,我們三個輪著上去操她,一直把她操暈。

我們在山莊一共住了兩天,白天我們出去玩,也讓那女的屄裡夾著東西,走起路來樣子特別好看,一扭一扭的。晚上基本就是操那女的,

半夜也起來操,那女的表面上又高貴又正經,可在床上又騷又賤,我和勾子夾著她操,我操屄,勾子操屁眼,那女的爽得喊我們老公。大家累了睡覺,X濤還把她綁起來,在她屄和屁眼裡都塞上東西,她一晚上都哼哼。」

「大哥,我說完了,就是這樣,我一點沒瞞你。」鐵蛋誠惶誠恐的。

「你們三個玩那女人,就這一次?」我問道。

「就這一次,後來我們叫X濤喊她出來玩,她也不肯再出來了,X濤說不著急,慢慢地調教她。聽說勾子單獨找過她幾次,她也沒理,有一次勾子去銀行找她,她差點翻臉,X濤還和勾子吵了一架。」

「你有那女人照片沒有?我想看看。」

「有,有,在我手機裡,在山莊時拍了一些。」

我拿過鐵蛋的手機翻看,裡面存了大量的照片,其中妻子的有幾十張,雖然畫面模糊,但場景不堪入目,有妻子跪在床上,一人在她身後插入,她同時給另一人口交的情景的;也有妻子被綁在椅子,雙腿大張,陰道和肛門都插著電動陽具的……

「大哥,我全都說了,你放過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不敢什麼?」我問他。

「不敢碰那女的了。」

「你要記住,不但不能再碰那個女的,連這件事也要忘記,要是我在外面聽到半點風聲,我就廢了你!今天我先給你一點留點紀念,好讓你牢記我的話。」我說完就揮棍向他完好的另一隻膝蓋擊去,又是一陣骨碎聲夾著他慘呼的聲音。

我從鐵蛋家出來,將他的手機摔碎了扔進環城河裡。冷風吹拂我的臉,我的心情翻湧難平,我突然記起第一次看見妻子時的情景,她穿著純白的裙子,抱著書翩翩走在校園的林蔭道上,那樣的純情,那樣的潔淨,就像一個不慎落入塵世的天使。

可現在,天使還在嗎?
晚上我回到家已近淩晨,妻子還在客廳裡等候著,餐桌上擺著涼透的飯菜,我進家時,她像往常一樣上前幫我換鞋,我伸手推開了,她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地上,她的眼眶裡閃動著淚光,眼神無助的望著我,我心裡閃過一絲憐憫。

「你吃了沒有,我把飯給你熱一下吧」妻子低聲說。

「不用了,我吃過了。」我冷冷的回答。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分类
Disclaimer: This site does not store any files on its server. All contents are provided by non-affiliated third parties.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 and is intended for adults aged 18 or over 本站内容不适合中国大陆地区及其他对色情电影管控地区的人群观看,请自行离开。百度地图
2010-2019 - 顶级合成视频,论理电影欧美,自拍大黑穴,网红美少女押尾貓-kcqke88.top